主页 > K馨生活 >不行,不能在这里停留,后面的东西会追上来……

不行,不能在这里停留,后面的东西会追上来……

发布时间: 2020年06月14日 作者:

不行,不能在这里停留,后面的东西会追上来……

怦咚、怦咚、怦咚、怦咚、怦咚──

震耳欲聋的鼓声追着他不放,如影随形,无论他怎幺跑都甩不掉。

他狂乱地疾奔着。

呼──呼──呼──呼──

刺耳的风声加入鼓声中,太吵了!好吵。安静一点。可不可以安静一点……

安静才是安全,安静才不会露出形迹,安静才有生存机会。

他拔腿狂奔。

神智昏昧,迷乱。

他在哪里?

痛,四肢百骸的痛……该死的痛……

怦咚、怦咚、怦咚、怦咚、怦咚──

呼──呼──呼──呼──

过了一会儿他才发现,那阵鼓声是他的心跳,而那阵风声是他的喘息。

他好累……

他在哪里?

前方出现一个巨大的深褐色物体,可是他看出去彷彿有人用油抹过他的眼睛,全世界只剩下一片模模糊糊的光影。

他看不清楚……

树干!

近到可以看清楚的那一刻,一根直径超过两公尺的神木横倒在路中间,他已经快撞上去了。

细胞记忆跳出来取代狂乱的神智,他的腿肌绷紧,屈膝,弯腰,从丹田深处涌出一股热力,他提气一跃,轻轻鬆鬆跃过两公尺高的断木,摔落在另一侧的泥土地。

他在地上打了两个滚,勉强爬起来。

涌现的内力在他四肢百骸冲击,冲得他气息窒闷,张口欲呕。

不行,不能在这里停留,后面的东西会追上来……

是什幺东西在追他?

他记不得了。

隐约只记得强烈的兽类腥臭、咆哮声,他避开牠们了吗?

「吼──」

那阵夹着腥臭的咆哮果然紧追在后,不是他的幻觉。

他直觉地举起右手,右肩却一阵剧痛,他改挥出左掌,在胸前乱窜的那股内力涌上膻中,顺着左手的经脉强势涌出。一掌挥去,那只扑来的野兽脑门迸裂,跌地而死。

死去的兽有山狮一样的体型,却有两根像野猪的獠牙,这是什幺鬼东西?

这是什幺地方?

他是谁?

他发生了什幺事?

他为什幺在这里?

他盲乱地转了一圈,密不透风的丛林像一片绿色巨幕往他压过来。

他怎幺会在丛林里?不对!他应该在……在……

纽约!

纽约,这个名词在他支离破碎的神智里开了一道小门。

布鲁克林大桥。

纽约市的天际线。

他在一间华丽明亮的办公室里。

坐在办公桌后的是一个英俊到近乎罪恶的中年男人,他的太阳穴微有银丝,却丝毫不减他的俊美……

D,你帮我跑一趟南美,那儿有些事我只放心你去。

这个俊美的男人是他的老闆,南先生。他为什幺叫自己「D/狄」?

他的名字叫做D/狄吗?他想不起来,他什幺都想不起来……

脑海里的场景切换,这次是在一个比较家居的场合,他面前是另一个男人。

这男人强壮,高大,古铜色的皮肤,带些岁月痕迹的东方脸孔极具吸引力,笑容彷彿会传染一般。他没有前一个俊美,但是狄心中就是感觉对他更亲近一点。

那男人嘴角咬着根棒棒糖,狄不知怎地就是知道,这是那人戒菸之后留下来的习惯。

小子,这趟辛苦你了。粗糙的大掌往他肩头一拍。晚上过来吃饭,若妮今晚炖了沙锅,艾儿和法兰克都很想念你。

师父。

他心中生起一阵暖意。

那男人是他的师父,这世界上只有师父会叫他「小子」。

他师父叫什幺名字?

叫……开阳。对,辛开阳。北斗七星的其中一颗。

他脑子里突然涌起从小到大师父教他武功的画面。

拳法、内力、轻功……他会武功!二十一世纪几乎失传的绝学,却在师父和几个师叔伯的身上传了下来,而他的师父毫不藏私地传给了他。

「嘎──」

一道从天而降的黑影往他的头顶抓下来,他在地上打个滚避开了。

一只黑色巨鸟羽翅乱拍,每根羽尾的尖端竟然都收成针尖般,被拍中了一定是满脸血痕。

他掌力挥出,被那只巨鸟的翅膀扫中一记,他已经伤痕累累的身上立时又添加三道血痕。

那只鸟直冲上天,又回头往下朝他扑过来。

牠竟然有三只眼睛!他妈的这到底是什幺鬼地方?

他应该在纽约才对,在自己宽敞舒适的公寓里。

他不应该在丛林!他不应该全身都是伤!这个世界上除了师父和几位叔伯,没有人有能力将他伤成这样!

他滚地避开那只三眼怪鸟的袭击,却压在自己受伤的右肩上。

「啊──」他抱着右臂沙哑地低吼出声。

他的右肩脱臼了,为什幺?他为什幺不记得?

「嘎──嘎──」那只不死心的怪鸟在天空打了个旋,第三度俯冲而下。

他拾起脚边的一段枯木,怒吼一声,身形突然暴起,跃到半空中和怪鸟迎面相逢。那怪鸟没有料到人竟然会「飞」,大吃一惊,要转向已经来不及了,他手中的枯木电光石火插入牠正中的那只眼睛,人和鸟同时落地。

「啊!」他再度痛苦地嘶喊,紧紧抱住脱臼的右肩。

他对準旁边的神木,乔正位子,狠狠撞过去,喀答一响,他的右肩滑回原位。

他躺在地上喘息。

不行……他必须跑……这个森林不安全,他必须继续跑……

他不知道自己跌跌撞撞跑了多久,可能是十分钟也可能是十小时。无论他怎幺跑,这座绿色的恶魔总是困住他。

他出不去……他逃不出这座诡异的丛林……

这是哪里?

突然,他从一个缝隙冲了出去,天光乍亮!他一手掩着眼睛,几乎被刺瞎,跌跌撞撞地倒在地上。

剧烈的头痛让他知道他快失去意识了。

不行,他不能失去意识,这里不安全……

勒芮丝,快来!这里有人!

他的脑子里有人在说话。他努力想挤出一张脸来搭配「勒芮丝」这个名字,却怎样也想不起来……

怎幺可能有人?丛林里已经六年没有生人出现了。

不对,不是他脑子里的声音,真的有人在说话。

「勒芮丝,在这里,妳看!」

他躺在地上,手半遮着眼,刺耳的天光让他头疼得像要爆炸一样。

在他即将失去意识前,一张模糊的脸孔突然逼近他眼前。

「嘿?嘿!你还好吧?你是从哪里来的?你为什幺在这里?」

他昏了过去。
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
和龙K云生活|提供生活便民信息|自己的交流交友|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·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